异域文物见证南京“海丝”

2019年07月02日 18:02:48 | 来源:创意南京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海上丝绸之路”在宋元时期逐渐步入鼎盛。当时的南京市集遍布,商贾云集,出土自周边宋墓及长干寺地宫的丰富文物即是南京受“海上丝绸之路”辐射影响的实物印证。到了15世纪,明王朝组织的郑和七下西洋的航海壮举,使南京再次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东端始发港,将海上丝绸之路南海航线拓展到了极限和顶峰。

  海上丝绸之路的兴盛也给南京留下了不少带有异域文化色彩的文物。

  这些,都是中国与海外文化交流、贸易往来的证物。

  中国最早的钻戒

  在南京市博物馆《龙蟠虎踞》展厅里,陈列着一枚嵌金刚石金指环,1970年出土于南京象山七号东晋大墓。这枚戒指距今已有1700多年的历史,为我国目前已发现最早的钻石戒指,推测为当时南亚地区的舶来品。

  金银指环在六朝贵族墓葬中并不少见,但是嵌金刚石的指环仅见一例,这件来自异域的舶来之物是当时中外贸易交往的重要实物。东晋作家郭璞就在其《玄中记》中称“金刚出天竺、大秦国,一名削玉刀……欲刻玉时,当作大金环,著手指间,开其背如月,以割玉刀内环中,以刻玉。”

  它们来自遥远的罗马帝国

  象山七号墓中出土了丰富的随葬品,除金刚石金指环世所罕见外,还发现两个来自罗马的玻璃杯。这些出土文物充分显现出作为东晋政权统治支柱的世家大族拥有的特殊的政治、经济地位,同时也反映了当时对外贸易往来的状况。

  这两件玻璃杯器形端庄优美,具有异国风采。通过对其磨花工艺的研究和对玻璃成分的检测可知,这些玻璃器应该为属典型的罗马玻璃。

  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外交流频繁,为中外贸易提供了有利的条件。这样西方罗马、波斯等国的玻璃器就大量输人我国。加上各割据政权的统治者热衷于输入外国玻璃,所以在六朝墓葬中,玻璃和金银器一样,是比较珍贵的文物,多发现于皇室陵墓和世家大族墓葬中。

  “苏麻离青”造就蓝宝石色泽青花瓷

  元明时期,通过海上丝绸之路从中亚来中国的船只常运送一种名叫“苏麻离青”的色料,这是元明时代烧制青花瓷的重要原料。正是因为有了“苏麻离青”,青花重器才呈现出蓝宝石般的美丽色泽,拥有极具魅惑的异国风情。在南京博物馆馆藏文物中,就有这样一件永乐年间产的青花折枝花卉纹菱口盘。

  此盘通体施白釉,釉色白中闪青,釉质滋润肥厚。釉面分布橘皮状棕眼,迎光透视可见胎体显现肉红色。青花发色浓艳,青翠欲滴,盘内所饰青花图案大致可分为三层,菱花口折沿部分绘缠枝灵芝纹一周,内壁绘折枝牡丹和石榴各四枝,相间分布。牡丹花大叶小,每朵都衬以七片叶子,石榴花含苞欲放,叶片微微卷曲。

  据专家介绍,明代各朝青花料的发色迥异,不外乎呈色鲜艳的进口料和呈色灰暗的国产料两大类。永乐年间使用的青料,除少数用于人物画面的淡雅的国产青料以外,大部分是郑和下西洋时从伊斯兰地区带回来的“苏泥勃青”料。

  这种青料因含有高铁低锰,在适当的火候下会呈现蓝宝石般鲜艳浓郁的色调。因为含铁量高,常常会在青花部分出现黑疵斑点,呈星状点滴晕散,俗称“铁锈斑”,迎光侧视或用手抚摸,有凹凸不平之感。堪称是一件工艺成熟的艺术佳品。

  (来源/创意南京 编辑/刘静)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