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课 | 状元下海 言商向儒 创建中国首家公共博物馆

2021年05月15日 12:17:41 | 来源:我苏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今年,“5·18国际博物馆日”江苏主会场活动回归中国历史上首家公共博物馆——南通博物苑,创建者是清末民初的张謇先生,他缘何自掏腰包创建一家公共博物馆?习近平总书记去年11月份视察南通博物苑时,为何指出要把这里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今天就在南通博物苑副苑长徐宁的带领下,通过刚刚改造升级的《爱国企业家的典范、民族企业家的楷模、民营企业家的先贤——张謇》展,一起来了解这位言商向儒的清末状元。

状元下海,办出全国最大民营资本集团

  已过不惑之年的张謇,在高中状元后面对甲午战争落后就要挨打的现实开启“实业救国”,因其奉行“棉铁主义”,而南通一带棉花的产量与品质均享有盛誉,1895年,他创办了大生纱厂。

  “张謇认为,国外为什么这么发达?因为用了机器大工业,如果我们不用,就相当于跛鳖与千里马去竞争。”徐宁说。

  但他也不是一味迷信西方大工业,张謇也说如果只引进、不创新,终将受制于人。张謇提出:对进入国内的洋货进行仿制与改良,反销出去;对本地土特产进行设计与包装,打入国际市场。 

  展厅里一台织机已有上百岁,是由张謇创办的资生铁冶厂仿制的英国老牌亨利织机,上世纪70年代机器更新换代时,它仍运行良好。 

  1915年,张謇精心组织中国展品参加美国巴拿马太平洋国际博览会,获各类奖项1211枚,本人也因此获得大奖。他还将南通绣织分局开到了美国纽约第五大道。

  随着大生纱厂的日益壮大,他利用轧花下来的棉籽创办了广生油厂,利用广生下脚油脂创办了大隆皂厂……逐步发展成包含20多家企业,涵盖棉纺、榨油、面粉、铁冶、发电、交通运输、金融贸易等全产业链的“大生资本集团”,总资产最多时高达白银2400多万两,是当时全国最大的民营资本集团。 

  “大生资本集团”留下的印章共有760枚,其中一枚四周是复杂的八仙图案,“这样的设计是为了防伪”。

言商向儒,大力发展文化教育事业

  “训子出求学,言商仍向儒”,张謇曾在《寿钱翁》一诗中称赞钱九皋之子,虽在学校讲授商业,但仍保持儒生本色,而这句诗也是他自身的写照。

  作为中华文化熏陶出来的知识分子,张謇处处彰显“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儒生本色,在“父教育而母实业”思想影响下,他大力发展文化教育事业。

  早在1902年,当大生纱厂开始盈利时,他就着手创办新式教育,在通州创办了国内第一所师范学校,此后20年,又陆续主持或参与创办包含复旦大学、南京大学在内的370多所学校,涵盖普通教育、师范教育、职业教育、特殊教育等一整套教育系统。

  1914年,张謇创设女红传习所,并聘请著名刺绣艺术家沈寿担任所长,沈寿“授秀八年,勤诲无倦”后,积弱成疾,长年卧病于床,为将其绣技传承下来,由沈寿口述、张謇记录整理,完成了《雪宦秀谱》,并翻译成英文版《中国刺绣术》。


《古观音》由沈寿刺绣、张謇题字

  “教育以通俗为最普及,通俗教育以戏剧为易观感”,为了更改旧俗,树立新风,张謇于1919年兴建了更(gēng)俗剧场,并邀约梅兰芳、程砚秋等国内知名演员来献艺。

  “‘更俗’意为更改旧俗、树立新风,要一改以往剧院里喝倒彩、吃瓜子、抛花生壳、大声喧哗等不文明行为。”徐宁说。

纵人观览,创建中国第一座公共博物馆

  1903年,受日本驻江宁领事天野恭太郎的邀请,张謇参加日本第五次国内劝业博览会,在那里,他深刻体会到博物馆对学校教育和启迪民智的重要作用,归国后便向清政府呈递《上南皮相国(张之洞)请京师建设帝国博览馆议》、《上学部请设博览馆议》,请建博物馆,遗憾的是,最后都石沉大海。 

  在依靠政府无望后,1905年,张謇以个人财力,在家乡陆续购民房29家,迁荒冢3000余座,平地筑垣,又多方搜求中外动植物标本、金石文物、先贤遗文,最终创建了南通博物苑,创造性地将中国传统苑囿与西方博物馆建筑完美融合在一起。初建时, 藏品分天产(自然)、历史、美术、教育四部。藏品一度达到2万余件,“纵之千载,远之外国”,“古今咸备,纵人观览”。

  如今的南通博物苑位于风光秀美的南通濠河之滨,在其历史保护区,你仍可见当年的博物馆建筑与馆藏文物。

    “当时文物的标签包含中文、英文、日语三种语言,观众需要先预约,领取观览证后,才能参观,可以说是中国最早的博物馆预约制度。”徐宁说。

慕畴桃源,构建“一城三镇”的独特城市格局

  当然,张謇的公益事业并不局限于文化、教育,还涉及慈善、水利、交通等多个方面。凭借个人力量,以南通城区为主体,构建“一城三镇”的独特城市格局,并完成了整个城市80%的社会公共事业建设,无一不见证着张謇将南通作为实现他救国理想的城市。“东汉末年战火纷飞,议郎田畴组织乡民,建立了一个道不拾遗的世外桃源,他十分仰慕,还将自己创办的通海垦牧公司大厅命名为‘慕畴堂’。”徐宁说。

  虽然他在公益事业上一掷千金,却对自己和家人很抠门,在一封家书上,他叮嘱儿子张孝若不要晚睡:“夜间不可十一时寝”,紧接着又来一句:“亦可省灯火。”当“大生资本集团”发生危机、各项慈善事业失去支撑时,张謇不得已卖字筹资,甚至在报纸上刊登广告。

  为了让广大民营企业家和青少年受到教育,增强社会责任感,坚定“四个自信”,《中国早期现代化先驱——张謇》展览将进行全国巡展,该展览将原有的“业绩展”与“企业家精神展”相结合,届时将推出150余件/套珍贵文物。

  我苏特稿 文/五柳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