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江苏添新绿,也成凉荫也成诗|小苏说

2022年03月12日 07:00:31 | 来源:我苏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最是一年春好处,植树添绿正当时。今天(3月12日)是一年一度的植树节我国第44个植树节。趁着春日暖阳,不少人走向郊野、乡村等户外场所,参与植树活动,在认识自然、感知自然的同时,也为祖国的绿化事业添砖加瓦。

  小苏从江苏省林业局获悉,“十三五”时期,全省新增造林246.9万亩,林木覆盖率达到24%,比“十二五”末增长1.5个百分点。全省城市建成区绿化覆盖率和绿地率分别达到43.36%和40.07%,人均公园绿地面积15.24平方米。2021年,全省完成造林绿化23.91万亩,新建绿美村庄505个,新增城市公园绿地2871.23公顷、公路绿化420公里、内河航道绿化61公里

  “十四五”期间,全省计划完成造林绿化100万亩,建设绿美村庄1600个,林木覆盖率达24.1%,为美丽江苏添绿增彩、为碳达峰碳中和作出更大贡献。

50秒一览绿意江苏↑↑↑ 

  其实,树在我国文化中是十分重要的存在。自古以来,我们爱树、赏树、护树,文人墨客们为各式各样的树写下了美丽诗篇。

  值此植树节到来之际,带你寻觅藏在诗歌里的树,邂逅植物们的勃勃生机!

梧 桐 树

《诗经·大雅·卷阿》(节选)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亦集爰止。

蔼蔼王多吉士,维君子使,媚于天子。

凤凰于飞,翙翙其羽,亦傅于天。

蔼蔼王多吉人,维君子命,媚于庶人。

凤凰鸣矣,于彼高冈。

梧桐生矣,于彼朝阳。

菶菶萋萋,雝雝喈喈。

  梧桐树高大挺拔,树荫宽广,多为普通行道树及庭园绿化观赏树,常栽种在道路两旁,为人们遮风挡雨。梧桐原产中国,南北各省均有栽培,尤以长江流域为多

  梧桐,象征着爱情和思念,具有浓郁的浪漫色彩。梧桐更有悲怆的一面,也是离愁和满溢的寂寞无奈的象征。从李清照的“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到李煜的“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梧桐被寄予了无尽的离别愁绪。

  在南京,目光所及,皆是梧桐树的高大身影。梧桐,是这个城市最重要的标识和象征,也是几代南京人共同的生活回忆,构成了一道靓丽的城市风景线。

 柳  树

 《咏柳》

 唐·贺知章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柳树喜欢光照充足、相对潮湿的生长环境,有一定的耐寒能力。柳树的枝条细长,生长迅速,常见于水边,如桥头、池畔等水系沿岸处,与桃花间植形成桃红柳绿之景。

  柳树历来为文人墨客所青睐。千百年来,它被寄托了诸多相思离愁和羁旅情怀。“杨柳”最早出现在诗歌中,可以追溯到《诗经·小雅·采薇》:“昔我往矣,杨柳依依”,出征的将士借随风拂动的杨柳表达对故乡和亲人的思念之情。之后,柳树作为一种经典的诗词意象开始频繁见于文人墨客的笔下。据不完全统计,《全唐诗》中仅咏柳的诗就有400多首,算上其他朝代的“咏柳诗”更是不计其数。

  北京冬奥会闭幕式上,伴随着经典歌曲《送别》,也出现了以现代科学技术打造的柳枝倩影。这个名为《折柳寄情》的节目,体现了中国人民对远方客人的不舍之情。

  春日里的柳树,如同亭亭玉立的少女,婀娜多姿、明艳活泼,是春日必看的景色之一。

 银 杏 树

 《银杏》

 宋·杨万里

 深灰浅火略相遭,小苦微甘韵最高。

 未必鸡头如鸭脚,不妨银杏伴金桃。

  银杏是银杏科、银杏属植物为中生代孑遗的稀有树种,属于我国特产树种。作为世界上最珍贵的树种之一,银杏树俊美挺拔,树形优美,寿龄绵长,叶片呈玲珑扇形,与牡丹、兰花一起被誉为“园林三宝”。

  银杏树叶片洁净素雅,树干通直,层次分明,有不受凡尘干扰的意境。银杏以其叶形美观、奇异,吸引着历代的文人墨客,用诗词记录表达它的美。

  江苏邳州素有“银杏之乡”的美誉。在邳州城东北,西依艾山,东傍沂河,30万亩银杏森林中自然形成了一条长达3000米的银杏之路。这条银杏路,因两边银杏相互交织形成了“隧道”奇观,而被冠名为“时光隧道”,一年四季皆可观赏,特别是每年秋冬季,披了“金”的“时光隧道”甚是迷人。

 松  树

 《青松》

 陈毅

 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

 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

  松树,是松科、松属植物,世界上的松树种类有八十余种。松树的树冠看起来蓬松不紧凑,“松”字正是其树冠特征的形象描述。

  被誉为“岁寒三友”之一的松树,枝干遒劲,松针坚韧,寿命十分长,一年四季郁郁葱葱、青翠欲滴,任凭北风呼啸、冰霜侵袭,它自岿然不动。

  一直以来,人们把松树作为坚定、贞洁、长寿的象征,赞誉其不畏逆境、战胜困难的坚韧精神。历代的文人墨客常在诗词中咏叹松树凌霜傲雪、不畏严寒的品格,并以这种精神来激励自己。《论语·子罕》中就赞曰:“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凤 凰 木

 《登金陵凤凰台》

 唐·李白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吴宫花草埋幽径,晋代衣冠成古丘。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

 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凤凰木,别名金凤花、红花楹树、火树、洋楹等,植株高大,因树冠横展而下垂,浓密阔大而招风。凤凰木为热带树种,性喜高温、多日的环境,须在阳光充足处方能繁茂生长。

  凤凰木一名,取自“叶如飞凰之羽,花若丹凤之冠”。盛开时一树艳火焚尽,来年重生新绿。恰似凤凰涅槃,故而以凤凰命名。阳光下的凤凰木,如同一团团炽热的火焰,充满向上的生命力。

  凤凰木在我国有着一百多年的引进历史。引进国内后,因花色艳丽,被多地命名为市树,诸如在台南、湛江、汕头、攀枝花、厦门等地就曾经或者如今依然是市花。

  凤凰木的花期为6、7月份,正是每年学子高考和大学生毕业季节,憧憬未来的毕业生们相继离校,各奔东西,凤凰木成了学生们留念的最佳写照。因而凤凰木既是希望之花,又是离别之花,被不少大学选为校花。

 桑  树

 《陌上桑》(节选)

 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

 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

 罗敷喜蚕桑,采桑城南隅。

 青丝为笼系,桂枝为笼钩。

  桑树是长寿树种,自然生长的桑树寿命可达千年以上。桑树全身是宝,除了养蚕,具有多种用途。桑葚是美味鲜果,可供食用、酿酒,叶、果和根皮可入药。

  桑树的栽培已有千多年的历史李时珍《本草纲目》上称桑树为“东方神树”。古代诗歌等文学作品中有大量关于桑树、植桑、采桑、养蚕的描写。《诗经》中约有20首诗里有对桑及务桑活动的描述,如《小雅·小弁》“维桑与梓,必恭敬止”,《卫风·氓》“桑之未落,其叶沃若。桑之落矣,其黄而陨”。

  后代常用采桑子作为词牌,用来作词吟诵,表达词人情怀和歌者好恶。三国曹植以“美女妖且闲,采桑歧路间”,作为美女篇的起始句。唐代大诗人李白用“秦地罗敷女,采桑绿水边”来描述秦地采桑女。

  大量的、不同时代、不同地区诗词歌赋是当时的人们利用桑树发展生产、创造美好生活的真实写照。在古代,人们喜欢在房前屋后,遍植桑树、梓树,所以有“桑梓之地,父母之邦”的说法。久而久之,“桑梓”成了故乡、家乡的代名词。

 枫  树

 《枫桥夜泊》

 唐·张继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枫树是一种槭树的俗称。全世界的槭树科植物有199种,中国是世界上槭树种类最多的国家,全国各地均有分布。枫树的叶子色泽绚丽、形态别致优美。在江苏,南京栖霞寺、苏州天平山都是著名的赏枫胜地。

  枫叶亦泛指秋令变红的其他植物的叶子,常被诗人们用以形容秋色。自古以来,文人学士、骚人墨客便对枫树的秋叶十分青睐,吟咏描绘之诗文屡见不鲜。

  唐以及唐之前的诗歌之中,常有枫叶或者枫树入诗,凝聚了一缕悲凉秋愁与远游离愁,最早有战国屈原《楚辞·招魂》中的“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魏晋时阮籍《咏怀诗》中有“湛湛长江水,上有枫树林”,唐代也有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的“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送别诗中也常出现“枫林”“枫岸”“枫叶”“枫洲”之意象。

  “枫桥”因张继的《枫桥夜泊》成为了一个极具审美内涵的意象,集羁愁旅思与天涯漂泊之感于一体,在诗人词人笔下展现出无穷的韵味:一轮明月将要落下,远处的乌鸦在空中啼鸣,初秋的霜气弥漫在天地之间,雾霭茫茫,让人看不清远方的景物。生命难以言说的孤独之意与苍凉之感轻而易举地被此诗一语道尽,引发无数人的情感共鸣,回荡在千年的时空之中。

 榕  树

 《柳州二月榕叶落尽偶题》

 唐·柳宗元

 宦情羁思共凄凄,春半如秋意转迷。

 山城过雨百花尽,榕叶满庭莺乱啼。

  榕树的树冠巨大、枝叶茂密、绿荫蔽天。老树常有锈褐色气根,树皮深灰色。一年四季,榕树都呈现出强健的姿态,像一把撑开的绿绒大伞,为人们遮风挡雨。

  榕树的生命力极强,因此往往能在土地上伫立上百年。它庞大的树荫,能一定程度上调节南方湿热的气候;而它独木成林的特性,又暗合了宗族兴旺发达的意味有名的“长寿树”

  关于榕树,现存文献中最早的记载可以追溯到三国魏晋时期。嵇含《南方草木状》一书中称:“榕树,南海、桂林多植之,叶如木麻,实如冬青,树干拳曲…… 其荫十亩,故人以为息焉。而又枝条既繁,叶又茂细,软条如藤,垂下渐渐及地,藤梢入土,便生根节。”万震《南州异物志》中也有记载:“榕木,初生少时,缘榑他树……傍作连结,如罗网相络,然彼理连合,郁茂扶疏,高六七丈。

  柳宗元被贬柳州(今广西省柳州市)写下的《柳州二月榕叶落尽偶题》一诗,开启了闽粤之地的文人对榕树意象的书写。对于被贬谪的文人来说,榕下听莺,是一幅颇具意味的画面;而对于岭南当地人来说,村子里的那棵大榕树,往往有着更深刻的情感寄托。在我国东南沿海地区,几乎每一个自然村都种有榕树,有道是“无榕不成村”。

 广 玉 兰 树

 《玉兰》

 明·睦石

 霓裳片片晚妆新,束素亭亭玉殿春。

 已向丹霞生浅晕,故将清露作芳尘。

  玉兰,别名白玉兰、木兰、玉兰花、望春、应春花、玉堂春等,为园林观赏植物,原产于我国中部各省,现北京及黄河流域以南均有栽培。

  古人把玉兰与海棠、牡丹、桂花并列,称为“玉堂富贵”,其栽培历史可以追溯到2500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玉兰花如“玉雪霓裳”,形有“君子之姿”,香则清新、淡雅、宜人,在园林种植中,不仅能给人以“点破银花玉雪香”的美感,还有“堆银积玉”的富贵感

  从古至今,描写玉兰的古诗词数不胜数,屈原《离骚》中说“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文徵明的诗中写道“绰约新妆玉有辉,素娥千队雪成围”,查慎行诗中写“阆苑移根巧耐寒,此花端合雪中看沈周的那首《题玉兰》——“翠条多力引风长,点破银花玉雪香。韵友自知人意好,隔帘轻解白霓裳。

  玉兰花沐浴着春日的暖阳而盛开,花开时异常惊艳、绚烂,满树花香,花叶舒展而饱满,但花期短暂。因而,玉兰花开,意味着春的来到,代表着一年伊始的期盼。

 ……

 ……

  春到人间草木知。让我们趁着万物复苏,为共建共享绿色生态家园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吧!


  我苏网专稿 文/方媛 海报设计/张恒枫 视频/汪璐 宋梦真 

  指导单位:江苏省林业局 

  部分素材来源:央视新闻 新华网 人民日报 上游新闻 中信出版集团 中国植物物种信息数据库等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