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泰州这对平凡夫妇的故事感动无数人……

2019年05月21日 12:19:17 | 来源:泰州晚报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在泰州市人民医院北院17号楼的二楼,21号病床住着一位73岁的病人,他叫施政。与其他病人所不同的是,施政在这间病房里已住了近7年。因为重度中风,他不能走动、不能翻身、不能说话,甚至都无法吞咽,只能靠胃管来摄入一些流食。2500多个日夜,施政67岁的妻子缪红梅一直在他身边默默守护。她的举动感动着身边所有的人。

  2500多个日夜和衣而睡

  近七载寒来暑往,施政睡在病床上,缪红梅睡在一旁可以折叠的小床上,病房里不足5平米的地方从此成了他们温暖的家。

  多年的治疗,施政依然全身没有知觉,但他已学会用眼神、面部表情和老伴交流。

  “现在老头子的身体比以前好多了。”缪红梅微笑地看着老伴,施政已经丧失了吞咽功能,每天吃饭只能通过胃管喂些流食。流食不抵饿,每天缪红梅和家人要轮流喂8顿,外加一次压榨的水果汁。第一顿流食从早晨6点半开始。

  “喂流食前,要用水冲洗一下胃管,喂完后还要用水再冲洗一遍,保证胃管的清洁。” 缪红梅一边讲给记者听一边熟练地操作。

  “42天就要换个新的胃管,换管子时老头子是最痛苦的。护士要把旧胃管从鼻孔里拔出来,再把新胃管从鼻孔中慢慢插进胃里。”说到这儿,缪红梅有些哽咽,把头微微转向一边。

  施政耳朵很尖,他转过头看着老伴,嘴里“呜呜”地哼着,眼泪滚滚而下。

  缪红梅伸出手,给老伴擦掉泪水,表情恢复了平静。

  只要守在老伴身旁,缪红梅感觉自己就是最幸福的人

  “老头子有了意识之后,我就慢慢教他用表情和我交流。现在,他张个嘴、眨个眼、摇个头,我都知道他想要干什么。有时候也觉得很辛苦,可是他对我笑一笑,所有的苦就全没了。”

  “他大小便失禁,小便我就用方便袋套着让他解决,大便没有办法,我只能用手指帮着抠出来。”

  “他吐不了痰,用吸痰器很不舒服。要吐痰的时候,我就把他的身体侧过来移到床边。左背拍十下,右背再拍十下,让痰淌出来。虽然有点累,但是老头子要少受不少罪。”

  缪红梅说,进医院这么多年了,她难得出医院大门。有时去热个饭,老头子一会儿看不见她,都会吵吵着,示意临床的人帮忙。要是别人不叫,回来他就拱着嘴向她“告状”,像个孩子一样。

  缪红梅身上穿的衣服,她说比自己女儿的岁数还要大。日子虽然过得清苦一些,不过这么多年下来,她觉得很幸福。

  久卧在床,病人最怕的就是身体长出褥疮。除了按时喂药,缪红梅还跟着护士们学习护理,帮丈夫翻身、按摩、擦洗,多年下来已经成了半个护理专家。

  病床上躺了七年,施政想睡就睡,说醒就醒。缪红梅七年来在一旁的小床上和衣而睡,随时待命。

  老夫妻本来约好出去走走

  “我50岁生日的时候,老头子带着我去无锡、宜兴、苏州转了一圈。”这是夫妻俩唯一的一次出游,“本打算,过两年好好地出去走一走,不想老头子突然就倒下去了。”

  2012年6月14日,这一天缪红梅说她永远记得,平日里收工早,缪红梅都会在街上转转,买点必需品。这天,她总感觉心神不宁,收工后直接回了家。回到家看丈夫情况不对,缪红梅连忙收拾东西,带老伴去医院。到医院后,施政的病情逐渐加重,到后半夜直接不能说话了。

  等待、恐惧中,缪红梅挨过了老伴在重症监护室的15天,就像整整过了15年。

  躺在病床上的施政,心里比谁都明白。听着老伴讲起这段往事,他嘴唇颤抖着,深情地望着她,眼泪又一次夺眶而出。

  “女儿、女婿、外孙,都很孝顺,我特别知足。”

  “老头子在重症监护室的半个月,女婿睡在外面足足守了半个月。”说起孩子们,缪红梅满脸欣慰。

  施政住院后,女儿施丽娟就辞去了工作,帮助母亲一起照顾父亲。

  泰州市人民医院康复科主任赵高年告诉记者:“这对夫妇很恩爱,虽然丈夫躺在病床上七年,但在妻子的精心照顾下,他没有患褥疮、肺部感染等毛病。”

  (来源/泰州晚报 编辑/刘静)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