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岁苏州藏家!九千多张“票根”里见时光变迁

2021年07月09日 16:00:51 | 来源:看苏州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他的生活便浓缩,在方寸之间的“站台票”之中。三十年间,九千多张站台票,苏州的黄老先生把这些宝贝看得比命还要重,是“倔强”的老顽童,也是“不老”的收藏家。

  “票”迷

  七月的老市区,蝉鸣蛙噪,走在街道上还有些闷热。

  一早来到黄鸿根家中,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屋里翻看着自己的收藏册,夫人在一旁洗洗弄弄。“怎么就丢了呢”?黄鸿根嘴里嘀咕着,正为丢“票”犯愁。

黄老先生家

  黄鸿根口中的“票”是“站台票”,又称月台票,用于到车站站台迎送亲友出入车站的凭证,又称中国铁路的明信片。

  打小起,黄鸿根就是个收集狂。每每收到好友来信,他都会小心翼翼地把盖过戳的邮票剪下来,泡在水里揭下,晾干,夹在字典里压平,再装进自己的收藏册。这是黄鸿根少年时代最大的乐趣。

黄老先生收集的邮票

  1990年6月的一天,黄鸿根为了集邮去上海参加交流,坐在一旁的收集爱好者掏出一本站台票收集册,“好东西!”看到这一张张珍贵的站台票,黄鸿根心动了。

  回来后,黄鸿根开始琢磨起站台票的收藏。按几十年的收藏经验,黄鸿根知道靠一张张去车站买是不可能的,而在当时,成套的站台票在市面上更为稀有。

  为了拿到全国各地站台票,思来想去,倔强的黄鸿根萌生一个想法:我要给全国的铁路局写信

  “什么北京铁路局、上海铁路局、西安铁路局、广州铁路局,我挨个写!”每次写信,他都会在信里附上站台票钱和2张拙政园门票,以表诚意

北京西站”站台票“

  一周后,黄鸿根收到了北京铁路局的回信,里面夹带了一张北京西站的站台票,他拿着自己的第一张收藏到的站台票,兴奋了两个晚上,逢人就想掏出来“炫耀”。

  也正是这张票,成了黄鸿根收藏“站台票”的“入门票”。

  “票根”里的时光变迁

  从拿到第一张北京西站的站台票开始,黄鸿根便一发不可收拾。

  “这是民族风彩的、这是名胜古迹的、这是名家书画的、这是世界文化遗产的……”

  细心的黄老先生将这些站台票按专题整理成册,像这样的册子,家有两个书柜,“册子高了,我倒矮了。”黄老先生打趣到。

黄老先生的收集册

  这些年,黄老先生确实矮了,79岁的他走路有点踉跄,拿起册子的时候有些吃劲,喘了两口气,但在他的眼神里还是能看到一份不老的心。

  搜集资料、打印、装订成册……每一张站台票下面黄老先生都附上文字介绍,在旁贴上装饰贴纸。老先生感慨道,“要不是整理这些站台票,我也不会了解这些历史文化!

56个名族系列专题

  每天清晨,黄鸿根都会把收藏的宝贝拿出来,擦拭、整理、再放回去。“一天不看,心里就不踏实。”每到梅雨季节,黄老先生都会忍上一阵子,“不能拿出来,受潮了,就没用了。”

  三十年间,九千多张站台票,黄老先生把这些宝贝看得比命还要重。

  不光是站台票,黄老先生对“火车票“也颇有研究。只见他从书架上掏出一本厚厚的火车票收集册,从中拿出一张颇具年代感的车票,上面字样依旧清晰可见:丁营—平顶山,全价1.00元,”你看,第一代的火车票都是这种硬板式的,上世纪40年代开始到90年代,都是用的这种。”

硬板式火车票

  直到1997年,全国铁路迎来第一次大提速,火车票也迭代成软纸式车票。“你看,第二代是这种粉色软纸火车票,这张是2006年我从上海回苏州的车票,那时候坐的是绿皮车;再到2008年,咱们就开始用这种蓝色的磁介质车票了,也就是那时候起,火车站出现了自动售票机。”

  2020年,铁路全面实行电子客票,无纸化客票时代到来。“很多东西想看也看不到了。”一张票根,就是一段记忆的按钮黄老先生拿着这一张张五彩斑斓的票据,给我们讲述着火车票的演变史。

软纸式车票

磁介质车票

  这一张小小的票根,从“硬板票”到“电子票”,从“有形”到“无形”,见证了万千民众的出行史,见证了中国铁路从蓝皮车到高铁的科技进步,更见证了时代的变迁。

  病友变“票友”

  一天下午,黄鸿根收到了一封神秘来信。

  信里写到:黄鸿根先生,我也很喜欢收藏站台票,听说您对这个很有研究,我们能交个朋友吗?来信的是当时郑州铁路局的调度员张钧。

  自那以后,黄鸿根便和张钧成了无话不谈的票友。张钧的来电也成了黄鸿根每天最期盼的电话,“那时候,他在铁路局工作,很多站台票都是他帮我想办法找到的,没有他,就没有我这些票。”黄鸿根话里都是对张钧的感激。

  “这是哈尔滨火车站发行的56个民族系列的站台票收藏品,每张站台票面值1元,56张,张钧送我的。”

  再到后来,黄鸿根组织成立了苏州铁路文化收藏协会,越来越多志同道合的收藏者加入进来,有的是铁路局的站长,有的是彩印厂的厂长,有的是文化研究的爱好者……

  其中有一位特殊的票友,林懋

  十年前,黄鸿根生病入院。期间,隔壁床的林懋听闻黄老先生的这个爱好,也突然生了兴致,如今,林懋也成了一名站台票收藏者。每每收藏到好东西,都会先拿过来给黄老先生看看,两个人开心得像个小孩。

黄老先生在整理自己的收集册

  对于黄老先生来说,收集站台票,有的不光是集齐整套的成就感,更多地是收集、分享的过程中,他所结识的朋友,看到的世界。

  如今,“站台票”已然成为过去式,但黄鸿根的收藏之路并没有停下。

黄老先生在社区办的展览

  为了延续收藏梦,2009年他牵头成立了东环社区收藏协会。每周四的下午一点半,你会看到一群七八十岁的老顽童从四面八方赶来,拿出各自的宝贝,“较量”一番。

  十几年来,他坚持办展,“希望更多的人去了解‘站台票’背后的历史文化。”
  (来源:看苏州)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