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着长胡子的苏州女儿王珮瑜:要让自己红,成为一扇窗

2019年11月28日 10:24:54 | 来源:看苏州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王珮瑜,1978年3月4日出生于苏州,国家一级演员、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被誉为梨园小冬皇、当今坤生第一人。

  “苏州对我的影响是嵌入血脉的。从小我就有颗老灵魂。”

  ——王珮瑜

  新书《台上见:王珮瑜京剧学演记》首发没多久,王珮瑜回到苏州,出席了母校山塘中心小学“瑜音社”京剧工作室挂牌仪式。

  清瘦、温婉,脸上线条干净利落,骨骼感分明,开口是软糯的苏州腔调……初见王珮瑜,和想象中的“帅气”不一样,脸上似乎流露着古典和现代一种不动声色的融合,“苏州的女儿”给人就像身着的棉衬衫,熨贴得让人舒服。

  王珮瑜说,对苏州、对母校有着深厚的情感,她的家里好几代人都是山塘中心小学的毕业生,“我母亲、舅舅和我哥哥都是,我家住在山塘街,所以对学校特别有感情”。

  对王珮瑜来说,京剧,是她的天命。

  她第一次看京剧时还不到3岁,演员在台上扮花脸,那场景在她的心里留下了深刻印象。

  (右二为王珮瑜)

  “我父母的工作与戏曲无关,我父亲是医院的药师,我母亲挺重视培养我的艺术才华,小时候评弹、琵琶、舞蹈都学的。”王珮瑜回忆说,学京剧缘于舅舅。

  她的外祖父和舅舅是京剧票友,是他们将王珮瑜带进京剧大门。

  王珮瑜初二那年,舅舅的一句:你能把京剧唱好了,那才叫厉害!让骨子里倔强的她从评弹改学京剧。

  从学校收藏的老照片里,看苏州记者看到年少时的王珮瑜,清秀的脸庞,清澈的眼眸,充满灵气,是典型的江南女孩。

  问及长相甜美的她为何选择演老生,王珮瑜俏皮地吐了吐舌尖,“老生沉稳、帅气啊,而且风格都不一样,有的英姿飒爽,有的满身书卷气,有的迂腐可叹。”

  我觉得我从小是有老灵魂的,性格也比较沉稳,那时老师建议我学老生,我自己也心向往之。”王珮瑜补充说到。

  回到母校,王珮瑜的老师们都对这位京剧名家赞不绝口。

  “她从小就聪明,还是学霸,情商很高。”山塘中心学校的老校长蔡蓉蓉回忆说,王珮瑜在学生中很受欢迎,有一年选大队长,看到自己眼前的小红花很多,而旁边的同学空空如也,机灵的她抓起一把放在隔壁同学那。

  “做最古老的传统艺术,最时尚的演绎者”。

  ——王珮瑜

  有的人,天生就是,吃这一碗饭的,王珮瑜就是。

  京剧是一个成才、成功率都很低的行业,每一个人进入到这个行业,就应该冒这样一个险,拿一生当赌注,成了就成了。

  14岁的时候,被上海戏曲学校破格录取,成了建国后第一个京剧女老生。

  在《台上见:王珮瑜京剧学演记》里她写道:从入戏校的年龄和身体条件来讲,我都不是最优秀的学生。

  王珮瑜不服输,每天六点起床练早功、毯子功,除了腰腿功,还练圆场飞脚、旋子、扫堂趴虎、抢背、吊毛、把子等。

  “那时练功如同老鼠掉进了米缸里,老师将所有学生分为两人一组,背对背坐在地上,把腿绑在一起,那种痛回想起来,都直打寒颤。”王珮瑜说,从一开始的狼狈到后来可以在踢腿的时候做“领头”……自信慢慢就有了。

  苦,是真的苦,喜欢,也是真的喜欢。

  大家都叫她“孟小冬第二”,年轻气盛的王珮瑜不服气,偏偏要做“王珮瑜第一”。

  20岁的王珮瑜,所有戏曲类大奖,都拿了个遍。

  25岁的时候,成了上海京剧院一团副团长,大伙都尊称她一声,“瑜老板”。

  长髯一挥,就是27年,如今的瑜老板,不再执着于第一第二,而是只想做一个最古老传统艺术的演绎者。

  很多人都为传统文化的没落,而扼腕叹气,但她坚信,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喜欢京剧的人,还有一种是不知道自己喜欢京剧的人。

  只要有人的地方,她就去做讲座,教小孩了解京剧,学习京剧。自己开设京剧清音会,用吉他做伴奏,撤掉千篇一律的舞台背景,改成水墨画。

  这次回到母校,出席“瑜音社”京剧工作室挂牌仪式是兑现10年前的一个承诺。

  “十年前,我在山塘中心小学的开学典礼上做过承诺,用10年时间让母校成为全苏州市京剧普及最高的小学,如今承诺兑现了。”在挂牌仪式上,看着山塘孩子表演的京剧曲目,王珮瑜莞尔一笑。

  她坦言,京剧是古典艺术,是传统文化,是从过去来的,而从今天到未来,京剧艺术依然是年轻的、充满生命力的。“我希望在挂牌以后,孩子们可以更广泛、更勇敢地去接触京剧艺术,把京剧艺术当代化传播这件事情做好。”

  山塘中心学校校长周利人告诉记者,十多年来,学校书法和京剧两大特色齐头并进,如今的山塘中心小学,已经初步形成“人人都是小戏迷,班班都有小行家”的浓厚氛围,曾获评“京剧实践基地”等荣誉。

  “要让自己红,成为一扇窗,让更多人走进来认识京剧,喜欢京剧。”

  ——王珮瑜

  王珮瑜近年来一直致力于探索用各种创新的方式让京剧走近年轻人:进校园讲公开课,开弹幕做直播,结合流行音乐,跨界当代艺术……

  但人红了,随之而来的评价,不乏争议和批评。

  “我一开始内心也是纠结的,在大众的眼中,京剧是很严肃的传统艺术,和综艺有点格格不入。”但后来王珮瑜想,如果是从分享传统艺术的角度来想这个事情,这些顾虑都没那么重要了。

  于是,为了传播京剧,她来到了《奇葩大会》和《朗读者》的舞台,“只要你给我平台,我就去讲京剧。”

  跨界后,除了是角儿,王珮瑜身上的多了许多角色,比如艺人、创业者、传播者、艺术教育者甚至明星等。

  有人说王珮瑜跨界是为了让自己红。

  “作为一个京剧演员,话语权是有限的。但在今天我作为一个勉强称作是公众人物的形象,就拥有了一些话语权,能让更多人了解京剧。”王珮瑜坦言,一名演员当然要让自己红,但这远远不够。我希望是一扇窗,让更多人走进来认识京剧,喜欢京剧。

  在王珮瑜看来,自己在各种各样的平台露头,其实都只是传播方式上的创新,一种个性化的表达,“在专业领域,我并没有说要去改变什么,对于跨界的各种尝试,我也会坚守自己的底线。”

  《一代宗师》里说:有灯就有人。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在王珮瑜看来,京剧是乡音,没有指望每个人都能听懂。她只是开一扇窗,不奢望满足所有人,只求在取悦自己的同时吸引一些知己,因为京剧而得到某种连接,这就够了。

  从小王到瑜老板,再到京剧传播者,个中心酸与喜悦,就让他人去评论吧,王珮瑜要走的路,还有很远。

  总有一件事,等着你,做一生。

  (来源:看苏州 编辑/方媛)

layer
快乐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