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诠释铁路职工 致敬回家路上的那些坚守

2018年02月13日 09:56:04 | 来源:连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一张薄薄的火车票,连接的是家的距离。春运期间,将蜂拥而至的旅客安全顺利地送回家,对铁路职工来说,相当于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连日来,记者在连云港东站采访了多位不同岗位的普通铁路职工,从他们身上撷取一组数字,体会他们的奉献和坚守。

  售票员 每班对话12000句

  连云港东站售票大厅,售票员们身着蓝色制服,打着鲜红的领带,面带微笑迎接着每一位购票的旅客。

  一台电脑、一只话筒、一张笑脸,这是火车站售票员的基本“装备”。

  早上7点30分,售票员刘婷婷,提前到达车站,整理妆容后,率先完成交接班后,将“党员先锋岗”标识牌放在2号窗口。

  “您好!请问购买哪天、哪趟车票?到哪里?”售票刘婷婷说。

  “2张12日到乌鲁木齐的车票。”一位约50多岁的男性旅客说。

  “12日到乌鲁木齐,只有无座票了。”“能买到票就行。”接下来一连串的规定动作,询问、查询、收钱、出票、找零。出票后,把身份证、车票和余款交到旅客手中。

  这个过程看似简单,最短的来回3次,得讲6句话,如果要遇年龄大的老年旅客,或是退票、改签、接受问询、换乘建议,那说的话更多。

  “我们一个班次下来,按每人售票2000张车票计算,每天得讲12000句话。口干舌燥还不敢喝水,因为根本没时间去厕所。”刘婷婷说。

  值班员 每班行走18000步

  23时08分,信号楼预告K1613次列车到站。客运值班员夏振琴,手拿对讲机,迅速走出值班室去迎接旅客。

  旅客如潮水般走出车厢,夏振琴发现一位中年旅客,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拎着3个行李,正吃力地向前挪动。

  “大姐,你抱好孩子,我帮你提包。”于是,她手提肩扛把这名旅客送出了车站。

  连云港东站,每天有21趟客车,作为客运值班员,每一趟车从候车厅都要进行巡视,如果从候车室到检票送旅客进站,用步数来丈量来回一趟有1000多米,一个班下来每天至少要走18000步。

  “每天上班说不累是假的,但我不这么想,每天走这么多步数,既能把工作干好,还能锻炼身体,这不,大冬天这么冷,我穿一双平底鞋还出汗。”夏振琴风趣地说。

  安检员 30分钟滴1次眼药水

  安检员是保障旅客出行安全的第一道关口。工作的性质需要他们练就出“火眼金睛”。

  “这个皮箱里有个液体瓶子,需要打开接受检查!”安检员说。

  记者连忙靠近安检仪,只见电脑显示屏上,出现了一个橙色的圆柱体。当这名旅客接受一旁民警开包检查时,皮箱里果然就是一个饮料瓶。

  “安检员上班,眼睛必须时刻盯在电脑屏幕上,因而每班我们配2个人,轮流监看。”班组长刘宏伟说。

  为了让图像显示清晰,提高识别效果,安检员们通常都把屏幕亮度调到最高限度,图像清楚了,但带来的负面问题是对眼睛的刺激也更大,看一会就酸涩流泪。一位安检员告诉记者:“我每天上岗后,为了防止眼睛不受伤害,每隔30分钟就要滴1次眼药水。”

  上水工 两月穿坏一双鞋

  杨新,连云港东站一名普通上水工人。

  “1552次到站,准备上水。”14点20分,总控室为客车加水的指令从对讲机中传来。听到命令后,杨新立即背起工具袋,招呼另一名工友向1552次跑去。

  从第一节车厢开始,杨新一路将水管插进列车注水口,熟练导开闸、冲管,等水加满后,再折回拔掉水管,不到20分钟,就将6节车厢的水全部加满。

  “5道20号井上水软管漏水严重,不能上水。”杨新听到工友呼叫后,迅速向站台东端跑去。

  他来到井旁,熟练地拿出撬棍,撬开水泥盖板,发现进水管头坏了。他连忙向站台的料具房跑去,扛来十多公斤的新水管。井下排水沟空间狭窄,且积了一半的水,穿着冬季工作服作业不便,他干脆就脱去棉衣,找来了几块砖头垫在脚下,从工具包中取出扳手,拧开螺丝,对准卡口,只花了2分钟就重新换上了新水管。

  春运期间,杨新和他的同事,一个班2个人,每人每天要给180多个车厢加水,要走约15公里的路。由于车厢注水口位于厕所边上,一不小心还会沾上污物。近几天,气温降到零下5摄氏度,路面结冰,晚上作业稍不留心,“摔跤”也是经常的事。

  从2015年进入上水组至今,杨新平均两个月就要磨坏一双鞋,被大家亲切地称为最能跑的“送水龙王”。

  (来源:连网 编辑/吴颖)

layer
快乐分享